规则1. 对平民和战斗员加以区分的原则

规则1冲突各方必须在任何情况下对平民与战斗员加以区分。只可针对战斗员实施攻击。禁止直接针对平民实施攻击
第2卷,第1章,A节
国家实践将此规则确立为一项适用于国际性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习惯国际法规范。本规则的三个组成部分之间相互关联,有关其中任何一个部分的实践都对另外两者的合法性起着强化作用。本规则中的“战斗员”一词是在一般意义上使用的,用以表明那些不享有给予平民的免受攻击的保护的人员,但并不意味着此类人员拥有战斗员或战俘的地位(见第33章)。另外,本规则须与另外两条规则,即本书规则47和规则6一并解读;其中前者规定禁止对被认为失去战斗力的人实施攻击(见规则47),后者则规定应保护平民免遭攻击,除非他们正在直接参与敌对行为。(见规则6)。针对平民的交战报复行为将在第41章中予以探讨。
区分平民和战斗员原则最早出现在《圣彼得堡宣言》中。该宣言声称:“各国在战争中应尽力实现的唯一合法目标是削弱敌人的军事力量”。[1] 虽然《海牙章程》本身并没有对平民和战斗员进行区分的规定,但是该章程第25条的规定却是基于这一原则做出的,该规定禁止“以任何手段攻击或轰击不设防的城镇、村庄、住所和建筑物”。[2] 区分原则现在规定在《第一附加议定书》第48条、第51条第2款及第52条第2款中,而且缔约各方均未对这些条款做出保留。[3] 根据《第一附加议定书》,“攻击”意指“不论在进攻或防御中对敌人的暴力行为”。[4]
在通过附加议定书的外交会议上,墨西哥认为第51条和第52条如此重要,以致它“不能成为任何保留的对象,因为此类保留将与《第一附加议定书》的宗旨和目的不符,并将破坏该议定书的基础。”[5] 同样是在这次外交会议上,英国宣称,第51条第2款是对已有的习惯国际法规则的“重要肯定”[6]
在《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二》、《常规武器公约修正的第二号议定书》和《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三》以及禁止杀伤人员地雷的《渥太华公约》中,均能找到禁止攻击平民的规定。[7] 此外,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的规定,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故意指令攻击平民人口本身或未直接参加敌对行动的个别平民”构成战争罪。[8]
许多国家的军事手册都规定,必须对平民和战斗员加以区分,并禁止对平民进行攻击,其中有些国家不是或者当时不是《第一附加议定书》的当事方。[9] 瑞典的《国际人道法手册》认为,《第一附加议定书》第48条所规定的区分原则属于习惯国际法规则。[10] 另外,很多国家的国内立法规定,对平民进行攻击构成刑事犯罪,这其中包括那些不是或者当时不是《第一附加议定书》的当事方。[11]
在1969年的“卡西姆案”(Kassem case)中,以色列拉马拉军事法院认为,平民应免于遭受直接攻击是国际人道法的基本规则之一。[12] 此外,许多国家的正式声明都援引了这一规则,其中有些国家不是或者当时不是《第一附加议定书》的当事方。[13] 同时,《第一附加议定书》的缔约国还曾经援引该规则用来对抗非缔约国。[14]
在国际法院审理的“核武器案”(Nuclear Weapons case)中,很多国家在其诉状中都援引了区分原则。[15] 在本案的咨询意见里面,法院认为,区分原则是国际人道法的“首要原则”之一,同时也是“不容逾越的习惯国际法原则”之一。[16]
1973年10月,在《第一附加议定书》尚未通过之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曾呼吁中东冲突各方尊重战斗员和平民之间的区分规则。相关国家(埃及、伊拉克、以色列和叙利亚)对此做出了积极回应。[17]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13条第2款禁止将平民居民本身及平民个人列为攻击对象。[18] 禁止攻击平民还规定在《常规武器公约》的《修正的第二号议定书》中。[19] 该公约的《议定书三》也有相同的规定。根据2001年经协商一致通过的对该公约第1条的修正案的规定,该议定书可以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20] 有关禁止杀伤人员地雷的《渥太华公约》规定,“对平民和战斗员须加以区分的原则”是该公约存在的基础之一。[21]
根据《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的规定,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故意指令攻击平民人口本身或未参加敌对行动的个别平民”构成战争罪。[22] 另外,这一规则在其他一些可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文件中也能找到。[23]
可适用于或者已经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军事手册都规定,必须对战斗员和平民加以区分,只能将前者作为攻击目标。[24] 许多国家的立法都规定,在任何武装冲突中攻击平民都属于犯罪。[25] 同时,也有一些涉及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正式声明援引了区分原则,并谴责那些针对平民所进行的攻击。[26]在前文所提到的“核武器案”中,各国向国际法院所提交的意见总体而言也倾向于承认该规则适用于所有的武装冲突。
不论在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均未发现违反该规则的正式实践。这一规则有时候也以其他表述出现,尤其是以“区分战斗员和非战斗员原则”的表述出现,在这种情况下,未直接参与敌对行动的平民属于这里所说的“非战斗员”的范畴。[27]
那些据称违反了该规则的行为通常也会遭到各国的谴责,不论冲突是国际性的还是非国际性的。[28] 同样,在很多国际性和非国际性冲突情势下,联合国安理会都对那些据称是针对平民的攻击进行了谴责或要求停止这种攻击,其中所涉国家和地区包括阿富汗、安哥拉、阿塞拜疆、布隆迪、格鲁吉亚、黎巴嫩、利比里亚、卢旺达、塞拉里昂、索马里、塔吉克斯坦、前南斯拉夫及被以色列占领的领土。[29]
早在1938年,国际联盟大会就指出,“故意轰炸平民居民是非法的”。[30] 1965年,第20届红十字国际大会郑重宣告,在武装冲突中对行动负责的相关政府或其他权力机构应当遵守禁止攻击平民居民的规定。[31] 随后,联合国大会于1968年通过的一项关于武装冲突中对人权之尊重的决议宣称:区分原则应适用于所有武装冲突。[32] 1999年,第27届红十字和红新月国际大会通过了《2000年-2003年行动计划》。该文件要求武装冲突各方尊重“对于攻击平民居民本身及未直接参与冲突的平民之完全禁止”。[33] 2000年,联合国安理会也通过了一项关于武装冲突中保护平民的决议,重申强烈谴责在武装冲突局势中蓄意以平民或其他受保护者为目标的行为。[34]
国际法院在“核武器案”中的实践、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的相关实践,特别是其在“塔迪奇案”(Tadić case)、“马尔蒂奇案”(Martić case)和“库布雷什基奇案”(Kupreškić case)中的实践,以及美洲人权委员会在阿根廷拉塔布拉达(La Tablada)事件相关案件中的实践都进一步表明,区分平民和战斗员这一规则在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都具有习惯法的性质。[35]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也曾呼吁国际性和非国际性武装冲突各方对区分战斗员和平民这一原则予以尊重。[36]
[1] 《圣彼得堡宣言》序言(参见第2卷,第1章,第83段)。
[2] 《海牙章程》第25条。
[3]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48条(经协商一致通过)(参见第2卷,第1章,第1段);第51条第2款(以77票赞成、1票反对、16票弃权通过)(同上,第154段);以及第52条第2款(以79票赞成、0票反对、7票弃权通过)(同上,第85段)。
[4] 《第一附加议定书》第49条。
[5] 墨西哥,Statement at the Diplomatic Conference leading to the adoption of the Additional Protocols(参见第2卷,第1章,第146、307、536及800段)。
[6] 英国,Statement at the Diplomatic Conference leading to the adoption of the Additional Protocols(同上,第319、537及803段)。
[7] 《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二》第3条第2款(同上,第157段);《常规武器公约修正的第二号议定书》第3条第7款(同上,第157段);以及《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三》第2条第1款;另参见《渥太华公约》前言(同上,第3段)。
[8]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2项第1目(同上,第160段)。
[9] 参见:军事手册(同上,第10-34及173-216段),特别是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法国(同上,第21和188段)、印尼(同上,第192段)、以色列(同上,第25及193、194段)、肯尼亚(同上,第197段)、英国(同上,第212、213段)及美国(同上,第33、34段及214、215段)。
[10] 瑞典,IHL Manual(同上,第29段)。
[11] 参见立法(同上,第217-269段),特别是下列国家的立法:阿塞拜疆(同上,第221、222段)、印尼(同上,第243段)及意大利(同上,第245段)。
[12] 以色列,Military Court at Ramallah, Kassem case(同上,第271段)。
[13] 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阿塞拜疆(同上,第273段)、中国(同上,第279段)、法国(同上,第41和285段)、德国(同上,第290、291及293段)、伊朗(同上,第296、297段)、伊拉克(同上,第298段)、巴基斯坦(同上,第311、312段)、南非(同上,第49段)、英国(同上,第321段)及美国(同上,第51-53段和322-329段)。
[14] 参见:德国对土耳其(同上,第292段)和伊拉克(同上,第293段)的声明、黎巴嫩(同上,第304段)和巴基斯坦(同上,第312段)对以色列的声明,以及西班牙对伊朗和伊拉克的声明(同上,第315段)。
[15] 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厄瓜多尔(同上,第39段)、埃及(同上,第40和283段)、印度(同上,第42段)、日本(同上,第43段)、荷兰(同上,第309段)、新西兰(同上,第45段)、所罗门群岛(同上,第48段)、瑞典(同上,第316段)、英国(同上,第50和320段)及美国(同上,第329段)。
[16] 国际法院,Nuclear Weapons case(同上,第434段)。
[17] 参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s Action in the Middle East(同上,第445段)。
[18] 《第二附加议定书》第13条第2款(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156段)。
[19] 《常规武器公约修正的第二号议定书》第3条第7款(同上,第157段)。
[20] 《常规武器公约议定书三》第2条第1款(同上,第158段)。
[21] 《渥太华公约》前言(同上,第3段)。
[22] 《国际刑事法院规约》第8条第2款第5项第1目(同上,第160段)。
[23] 例如,参见: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Croatia and the SFRY, para. 6 (同上,第6、97和167段); Agreement on the Application of IHL between the Parties to the Conflict in Bosnia and Herzegovina, para. 2.5 (同上,第7、98和168段); San Remo Manual, paras. 39 and 41 (同上,第8、99段); UN Secretary-General’s Bulletin, Section 5.1 (同上,第9、100和171段); Cairo Declaration on Human Rights in Islam, Article 3(a) (同上,第165段); Hague Statement on Respect for Humanitarian Principles (同上,第166段); UNTAET Regulation 2000/15, Section 6(1)(e)(i) (同上,第172段)。
[24] 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同上,第173段)、贝宁(同上,第177段)、喀麦隆(同上,第178段)、加拿大(同上,第179段)、哥伦比亚(同上,第181、182段)、德国(同上,第189段)、荷兰(同上,第201段)、新西兰(同上,第203段)、菲律宾(同上,第205段)、多哥(同上,第211段)及南斯拉夫(同上,第216段)。
[25] 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亚美尼亚(同上,第218段)、澳大利亚(同上,第220段)、阿塞拜疆(同上,第221、222段)、白俄罗斯(同上,第223段)、比利时(同上,第224段)、波黑(同上,第225段)、加拿大(同上,第228段)、哥伦比亚(同上,第230段)、刚果民主共和国(同上,第231段)、刚果(同上,第232段)、克罗地亚(同上,第234段)、爱沙尼亚(同上,第239段)、格鲁吉亚(同上,第240段)、德国(同上,第241段)、爱尔兰(同上,第244段)、立陶宛(同上,第248段)、荷兰(同上,第250段)、新西兰(同上,第252段)、尼日尔(同上,第254段)、挪威(同上,第255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257段)、西班牙(同上,第259段)、瑞典(同上,第260段)、塔吉克斯坦(同上,第261段)、英国(同上,第265段)、越南(同上,第266段)、也门(同上,第267段)及南斯拉夫(同上,第268段);另有捷克共和国(同上,第237段)、匈牙利(同上,第242段)、意大利(同上,第245段)及斯洛文尼亚(同上,第256段)的立法,这些立法并不排除适用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还参见下列国家的立法草案:阿根廷(同上,第217段)、布隆迪(同上,第226段)、萨尔瓦多(同上,第238段)、约旦(同上,第246段)、尼加拉瓜(同上,第253段)及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同上,第262段)。
[26] 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比利时(同上,第274段)、法国(同上,第286和288、289段)、德国(同上,第294、295段)、马来西亚(同上,第306段)、荷兰(同上,第308段)、菲律宾(同上,第47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314段)及乌干达(同上,第317)。
[27] 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克罗地亚(同上,第718段)、多米尼加共和国(同上,第185、583和720段)、厄瓜多尔(同上,第20和721段)、匈牙利(同上,第724段)、瑞典(同上,第733段)及美国(同上,第34和737段);以色列,Military Court at Ramallah, Kassem case(同上,第724段);还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比利时(同上,第274段)、哥伦比亚(同上,第840段)、埃及(同上,第40段)、印度(同上,第42段)、伊朗(同上,第296段)、日本(同上,第43段)、韩国(同上,第302段)、所罗门群岛(同上,第40段)及美国(同上,第53和328段);联合国安理会,第771号决议(同上,第337段)、第794号决议(同上,第338段);联合国人权委员会,Res. 1992 / S-1/ 1(同上,第388段);联合国秘书长,Report on protection for humanitarian assistance to refugees and others in conflict situations(同上,第57段);Report pursuant to paragraph 5 of Security Council resolution 837 (1993) on the investigation into the 5 June 1993 attack on United Nations forces in Somalia conducted on behalf of the UN Security Council(同上,第58段);国际法院,Nuclear Weapons case, Advisory Opinion(同上,第61段);其他形式的表述还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比利时(同上,第12段)(区分“平民居民和其他参与敌对行动的人员”)、瑞典(同上,第29段)(区分“参与敌对行动并因为成为合法攻击目标的人员和平民居民”)以及新西兰的声明(同上,第45段)(区分“战斗员和那些未直接卷入武装冲突的人员”);联合国大会,第2444(XXIII)号决议(同上,第55段)(区分“参与敌对行动的人员和平民居民”)及第2675(XXV)号决议(同上,第56段)(区分“积极参与敌对行动的人员和平民居民”)。
[28] 参见下列国家的声明:澳大利亚(同上,第272段)、波黑(同上,第276段)、中国(同上,第279段)、克罗地亚(同上,第281段)、法国(同上,第284、286和288、289段)、德国(同上,第290和292-295段)、伊朗(同上,第297段)、哈萨克斯坦(同上,第301段)、黎巴嫩(同上,第305段)、荷兰(同上,第308段)、巴基斯坦(同上,第311、312段)、斯洛文尼亚(同上,第314段)、西班牙(同上,第315段)、乌干达(同上,第317段)及南斯拉夫(同上,第331段)。
[29] 参见:联合国安理会,第564号决议(同上,第336段)、第771号决议(同上,第337段)、第794号决议(同上,第338段)、第819号决议(同上,第339段)、第853号决议(同上,第340段)、第904号决议(同上,第341段)、第912号决议(同上,第342段)、第913号决议(同上,第343段)、第918号、925号、929号和935号决议(同上,第344段)、第950号决议(同上,第345段)、第978号决议(同上,第346段)、第993号决议(同上,第347段)、第998号决议(同上,第348段)、第1001号决议(同上,第349段)、第1019号决议(同上,第350段)、第1041号决议(同上,第351段)、第1049号和第1072号决议(同上,第352段)、第1073号决议(同上,第354段)、第1076号决议(同上,第355段)、第1089号决议(同上,第356段)、第1161号决议(同上,第357段)、第1173号和第1180号决议(同上,第358段)及第1181号决议(同上,第359段)。
[30] 国际联盟,大会,1938年9月30号通过的决议(同上,第378段)。
[31] 第20届红十字会国际大会,Res. XXVIII(同上,第60和429段)。
[32] 联合国大会,第2444(XXIII)号决议(以111票赞成、0票反对、0票弃权经协商一致通过)。
[33] 第27届红十字和红新月国际大会:Plan of Action for the years 2000–2003(经协商一致通过)(同上,第443段)。
[34] 联合国安理会,第1296号决议(同上,第361段)。
[35] 参见:国际法院,Nuclear Weapons case, Advisory Opinion(同上,第61和434段);前南斯拉夫问题国际刑事法庭,Tadić case, Interlocutory Appeal(同上,第435、625、750和882段)和Martić case, Review of the Indictment(同上,第437和552段),以及Kupreškić case, Judgement(同上,第441和883段);美洲人权委员会,Case 11.137 (Argentina)(同上,第64、443和810段)。
[36] 参见: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实践(同上,第67-75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