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录 III

一、与指导委员会进行磋商(1998年)
第一次会议(1998年4月28日—5月1日):特定作战方法、武器。
第二次会议(1998年8月16—18日):区分原则、受到特别保护的人与物体。
第三次会议(1998年10月14—17日):平民与丧失战斗力者的待遇、实施。
指导委员会由乔治·阿比-萨阿卜(Georges Abi-Saab)、萨拉赫丁·阿米尔(Salah El-Din Amer)、奥韦·布林(Ove Bring)、埃里克·戴维(Eric David)、约翰·杜加尔德(John Dugard)、弗洛伦蒂诺·费利西亚诺(Florentino Feliciano)、霍斯特·费舍尔(Horst Fischer)、弗朗索瓦丝·汉普森(Françoise Hampson)、西奥多·梅隆(Theodor Meron)、詹齐德·蒙塔兹(Djamchid Momtaz)、米兰·沙霍维奇(Milan Šahović)和劳尔·埃米利奥·比努埃萨(Raúl Emilio Vinuesa)教授组成。
二、与学术和政府专家进行磋商 (1999年)
第一次会议(1999年1月4—8日):特定作战方法、武器、受到特别保护的人与物体。
第二次会议(1999年5月1—5日):区分原则、平民与丧失战斗力者的待遇、实施。
下列学者及政府专家以其个人身份参与了此次咨询:
阿卜杜拉·阿杜里(Abdallah Ad-Douri,伊拉克)、保罗·贝尔曼(Paul Berman,英国)、萨迪·恰伊哲(Sadi Çaycý,土耳其)、迈克尔·考林(Michael Cowling,南非)、爱德华·卡明斯(Edward Cummings,美国)、安东尼奥·德·伊卡萨(Antonio de Icaza,墨西哥)、约拉姆·丁斯坦(Yoram Dinstein,以色列)、让-米歇尔·法夫尔(Jean-Michel Favre ,法国)、威廉·芬里克(William Fenrick,加拿大)、迪特尔·弗莱克(Dieter Fleck,德国)、胡安·卡洛斯·戈麦斯·拉米雷斯(Juan Carlos Gómez Ramírez ,哥伦比亚)、贾姆希德·A·哈米德(Jamshed A. Hamid,巴基斯坦)、阿图罗·埃尔南德斯-巴萨维(Arturo Hernández-Basave,墨西哥)、伊卜拉欣·伊德里斯(Ibrahim Idriss,埃塞俄比亚)、哈桑·卡西姆·约尼(Hassan Kassem Jouni,黎巴嫩)、肯尼思·基思(Kenneth Keith,新西兰)、吉图·穆伊盖(Githu Muigai,肯尼亚)、赖因·米勒松(Rein Müllerson,爱沙尼亚)、巴拉·尼昂(Bara Niang,塞内加尔)、穆罕默德·奥尔万(Mohamed Olwan,约旦)、劳尔·C·庞阿朗安(Raul C. Pangalangan,菲律宾)、斯泰利奥斯·佩拉基斯(Stelios Perrakis,希腊)、保罗·塞尔希奥·皮涅罗(Paulo Sergio Pinheiro,巴西)、阿帕德·普兰德勒(Arpád Prandler,匈牙利)、佩马拉朱·斯里尼瓦萨·拉奥(Pemmaraju Sreenivasa Rao,印度)、卡米洛·雷耶斯·罗德里格斯(Camilo Reyes Rodríguez,哥伦比亚)、伊采·E·萨艾(Itse E. Sagay,尼日利亚)、哈罗德·桑多瓦尔(Harold Sandoval,哥伦比亚)、颂汶·圣詹布特(Somboon Sangianbut,泰国)、马拉特·A·萨尔先巴耶夫(Marat A. Sarsembayev,哈萨克斯坦)、穆罕默德·阿齐兹·舒凯里(Muhammad Aziz Shukri,叙利亚)、帕拉翁安·西洪宾(Parlaungan Sihombing,印度尼西亚)、杰弗里·詹姆斯·斯基伦(Geoffrey James Skillen,澳大利亚)、孙国顺(Guoshun Sun,中国)、巴赫蒂亚尔·图兹穆哈米多夫(Bakhtyar Tuzmukhamedov,俄罗斯)以及卡罗尔·沃尔夫克(Karol Wolfke,波兰)。
三、与学术及政府专家进行书面磋商(2002年-2004年)
上面所列专家应邀对两个草案发表意见,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提出了一些具有参考价值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