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126. 探视被剥夺自由的人

规则126   须准予平民被拘禁者与因非国际性武装冲突而被剥夺自由的人,在实际可能的程度上,接见来访者,特别是其近亲属。
第2卷,第37章,I节
国家实践将该规则确立为一项习惯国际法规范。该规则并不涉及由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进行的探视(见规则124)、由作为公平审判保证之一部分的法律顾问进行的探视(见规则100)、以及由宗教人员作为精神帮助之一部分所进行的探视(见对规则127的评注)。
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日内瓦第四公约》承认平民被拘禁者具有“尽可能时常接见来访者,尤其近亲”的权利。[1] 根据此公约,可以对此项权利进行克减。[2]
许多军事手册明确规定了平民被拘禁者接见来访者、特别是近亲属的权利。[3]
关于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实践表明,必须允许被剥夺自由之人在实际可行的范围内接受其家庭成员的探视。这种实践包括《儿童权利公约》,该公约规定每名被剥夺自由的儿童“应有权通过……探访同家人保持联系,但特殊情况除外”。[4]《关于菲律宾尊重国际人道法与人权的联合通告》以及一些其它国家的立法,例如卢旺达的《监狱秩序》,规定被剥夺自由之人有接见来访者的权利。[5]
在1999年通过的一项决议中,联合国大会要求南斯拉夫在科索沃冲突中尊重被拘留者接受家人探视的权利。[6]在1969年的“希腊案”(Greek case)中,欧洲人权法院谴责对家人探视被拘留者进行严格限制。[7]1993年,美洲人权委员会建议秘鲁允许亲属探视属于图帕克·阿马鲁革命运动的被关押者。[8]
许多涉及非国际性武装冲突的文件也有允许家庭探视方面的规定。[9]《保护所有遭受任何形式拘留或监禁的人的原则》规定,被拘留者接见来访者的权利“须遵守法律或合法条例具体规定的合理条件和限制”。[10]
无论是在国际性还是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红十字国际委员会都为被拘留者的家人进行探视提供便利。例如,2002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共帮助52268名家庭成员对在各种武装冲突中(其中大多数是非国际性的)被拘留的4654人进行了探视(例如,在哥伦比亚、格鲁吉亚、科索沃和斯里兰卡)。有关政府通常都会接受这一原则,即:在实际可行的情况下,允许进行此类探视。然而,有时,军事行动妨碍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帮助家人进行探视的工作,它们会危及家庭成员的安全与尊严。[11]
从某种意义上说,对家庭成员进行探视也得到了尊重家庭生活的要求(见规则105)的支持。在非国际性武装冲突中,此类探视也是必需的。
无论是在国际性武装冲突抑或非国际性武装冲突方面,均未发现违反本规则的正式实践。
[1]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116条第1款(同上,第525段)。
[2] 《日内瓦第四公约》第5条。
[3] 例如,参见下列国家的军事手册:阿根廷(参见第2卷,第37章,第531–532段)、菲律宾(同上,第533段)、英国(同上,第534段)和美国(同上,第535段)。
[4] 《儿童权利公约》第37条第3款(同上,第526段)。
[5] 菲律宾,Joint Circular on Adherence to International Humanitarian Law and Human Rights (同上,第533段);卢旺达,Prison Order (同上,第536段)。
[6] 联合国大会,第54/183号决议(同上,第542段)。
[7] 欧洲人权法院,Greek case (同上,第545段)。
[8] 美洲人权委员会,Report on the situation of human rights in Peru(同上,第547段)。
[9] 例如,参见:Standard Minimum Rules for the Treatment of Prisoners, Rule 37(同上,第527段);European Prison Rules, Rule 43(1)(同上,第528段);Body of Principles for the Protection of All Persons under Any Form of Detention or Imprisonment, Principle 19(同上,第529段);Cairo Declaration on Human Rights in Islam, Article 3(a)(同上,第530段) 。
[10] Body of Principles for the Protection of All Persons under Any Form of Detention or Imprisonment, Principle 19(同上,第529段)。
[11] 例如,参见:Annual Report 2002, Geneva, 2003, p. 305.